<sub id="htrdn"><listing id="htrdn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htrdn"><listing id="htrdn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

              “虎”書記養豬記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9-16 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 人氣:
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  原國虎正在喂豬,因為患有腰椎間盤突出,他的腰間綁著護具。 (視頻截圖)

                走出東里村的那一刻,原國虎再也忍不住了,眼淚奪眶而出。遠處是連綿的太岳山脈,身邊是緩緩流淌的沁河水,6年來的點點滴滴在他腦海中不斷浮現: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毛頭小子能干成啥?”村里人上上下下打量著他。在豬圈里睡覺、吃方便面,那“酸爽”味道一輩子都忘不了;為了儲存大棚菜,他突發奇想用真空袋裝新鮮蔬菜,結果全蔫了;站在縣城鬧市區,高聲推銷著村里的綠色農產品,興奮得差點蹦起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他是山西省臨汾市安澤縣東里村第一書記,這個身份已伴隨他6年。如今,三屆任期已滿,他要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以后不管走到哪兒,永遠都是咱東里人!”村民們舍不得這個名字里帶虎字、看起來有些虎氣、做了一番“虎”事的年輕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國虎也舍不得,舍不得那山那水那人,舍不得這6年:村民人均收入從2015年的5000元左右提高到如今的9000元左右,鄉村振興有了生豬養殖、雜糧種植等產業支撐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用6年的奮斗青春譜寫了最美麗的詩篇。

                初來乍到的毛頭小子

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毛頭小子能干啥?”看著眼前這個身材瘦小、有些怯生生的小伙子,山西省臨汾市安澤縣東里村黨支部書記陳衛祥心里犯起了嘀咕。

                54歲的陳衛祥當了30多年村黨支部書記。有著120多戶人家的小村子多少年來平靜如水,人們種點玉米、高粱,“好光景和咱無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8月,28歲的安澤縣人社局工作人員原國虎作為第一書記來到這里。別看他年齡不大,心卻不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幫著大伙兒脫貧致富!”他不是個安于坐辦公室的人,他想干一番事業,廣闊農村就是最好的舞臺!

                原國虎有備而來,早在來之前,他就向相關部門申請了30萬元資金,要在村里發展產業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聽“產業”兩個字,陳衛祥就頭大。東里村交通不便、資源匱乏,前幾年新農村建設時,村集體欠了幾萬元外債。村里在2013年時也建過蔬菜大棚,菜長出來了,卻賣不出去,差價都讓中間商給賺了,承包大棚的村民們都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原國虎初生牛犢不怕虎,挨家挨戶走訪調研,琢磨適宜的產業:種蘋果、養雞種蔥、養兔子……也曾小試牛刀,但均以失敗告終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偶然機會,原國虎了解到一家專業養豬企業的“代養”模式,企業提供豬苗、飼料、防疫、技術指導,并且有固定回收價,養殖風險被降到最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資金壓力小,銷路不發愁,太適合我們村了!”原國虎像撿到寶貝一樣,陳衛祥和其他村干部們卻隱隱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規劃,原國虎最初申請的資金不足以支撐項目,難道就此作罷嗎?陳衛祥沒想到,從那之后,只要村里有領導來檢查,原國虎就推介這個項目,請求資金支持。“看上去文文弱弱的,膽子倒挺大!”

                靠著“厚臉皮”,原國虎拉來了資金。為了省錢,他們自己當小工,用時數月,終于把豬場建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吃住在豬圈的豬倌

                面前的方便面已失去香味,只有一股豬糞味直鉆鼻孔,這“酸爽”滋味,原國虎本以為自己一輩子都忘不掉,但如今早已久聞而不知其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,豬場建好之后,本以為一切將步入正軌,但新的問題來了。承包方案公示了兩周,硬是沒有一個人來報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張嘴的東西不好養”“家財萬貫帶毛的不算”,這些老話深深地刻在村民們的思想里。承包豬場要交15萬元押金和4萬元承包費,沒人愿意冒險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此時,也正是原國虎第一屆任期到期之時,妻子已懷了二胎,大女兒剛上小學,家人明確表示要他回來照顧。但這邊,豬場剛建好,如果他走了,一切可能就撂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國虎最終選擇了留下,還和陳衛祥等3人一起湊了19萬元,承包了養豬場。這些錢,幾乎是原國虎所有的家底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國虎清楚地記得,7月2日,豬場迎來了第一茬500頭豬崽。但原國虎的恐懼也隨之而來,為了給豬崽打疫苗,他需要抱起它們。“張著嘴巴嗷嗷叫的樣子怪嚇人。”但他不能流露出膽怯,只能硬著頭皮去抱,豬崽在懷里撲騰掙扎,摸上去毛茸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抱的次數多了,他開始覺得十分可愛,只盼著它們能快快長大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沒過幾天,這些豬崽卻開始陸續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不敢養,你一個毛頭小子敢養。”一些村民說起了風涼話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天一下死了3頭豬,看著白花花的豬,原國虎背過身子,圪蹴在地上,眼淚吧嗒吧嗒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養豬不死豬,難道死羊嗎?”陳衛祥打趣著說,想給他減輕點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找到豬死亡的原因,原國虎決定吃住在豬圈進行觀察。累了,他就在躺椅上歇一會;餓了,就吃餅、泡方便面;豬崽們還時常伸出頭來拱他的腿、舔他的鞋。夏天豬棚溫度高,混著豬糞臭氣熏天,為了減少進出豬棚的人數,原國虎常常一個人一天不出豬棚,以至于很長一段時間,他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豬糞味。

                專門負責養豬的村民王平安說:“咱覺得不要緊,沒想到一個白白凈凈的年輕孩兒竟能吃得了這種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也是從這次,陳衛祥對這個毛頭小伙子徹底服氣了。“他確實是個想干事,也能干成事的人。”陳衛祥暗自決定,以后不論他干啥,自己都會盡全力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死了27頭豬之后,原國虎總算找到了癥結,小豬崽們得以健康成長。6個月后,第一茬豬總算出欄了,承包人每人分了5000元,養豬人王平安分了15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萬事開頭難,在經歷了第一茬試水之后,豬場在之后的養殖中取得了成功,每一茬的死亡都控制在10頭左右,也實現了一茬保本、二茬微利、三茬盈利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豬場取得成功后,原國虎再次爭取資金,在東里村建起了2號豬場,這次村里人爭相承包。不僅如此,幾個在外打拼的年輕人也看到了養豬的機遇,在村里建了兩個規模更大的養豬場,現在東里村的養殖規模達到了年出欄6000頭,成了遠近聞名的養殖大村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初的那個原國虎堅決不放棄、曾吃住在里面的1號養豬場像顆種子一樣,給東里村帶來了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蹦跶”起來的推銷員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東里村綠色農產品,用4個字來概括,那就是‘好!好!好!好!’”站在安澤縣城商業街上,看著越來越多的人流,原國虎激動地喊了起來。用陳衛祥的話說,是“蹦跶”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說的綠色農產品,是繼養豬之后,在村里開辟的又一產業。

                養殖成功后,原國虎腦子又活泛起來,“這么多豬糞為啥不搞種植呢?”說干就干,2018年3月,原國虎帶領3戶貧困戶租賃7畝土地,利用養豬場提供的便利條件,建起綠色農作物種植示范基地,其中一半是蔬菜,一半是雜糧。這些農作物,全都不打農藥、不施化肥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蔬菜長出來了,銷售仍是個難題,并且蔬菜難以保存。他們異想天開,竟然將新鮮蔬菜裝進真空包裝里,試驗了一下,結果全都蔫了。說到這里,原國虎有些不好意思,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必須打出品牌,才能占領市場。他又一次腦洞大開,要在縣城里開一場推介會,一個小村子在縣里開推介會,這在安澤是從未有過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原國虎就是敢打破常規。他選了縣城里最繁華的地段,給縣里領導們都發了一遍邀請函,還在線上線下發布《致安澤縣人的一封信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陳衛祥等村干部看不懂年輕人的這番操作,自然也插不上話,但都在默默幫著忙。

                推介會那天,原國虎凌晨4點多就起床了,穿上頭一天買的白襯衣,去現場布置場地,新鮮的豆角、西紅柿、辣椒擺得整整齊齊,到了8點多,商業街上的人慢慢多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看著越來越多的人了解詢問購買東里村的蔬菜,原國虎太激動了。“不亞于第一次當爸爸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東里村一炮而紅!

                推介會后,訂單唰唰來了,甚至供不應求。他又奇思妙想做起了訂單農業,像QQ農場一樣,人們可以認養一塊地,通過安裝的攝像頭,能夠看到蔬菜生長全過程,由村民們負責種植、配送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他還通過視頻直播線上線下銷售小雜糧,提供種子、農家肥等給愿意種植的農戶,同時以市場價的1.5倍進行回收。過去只種高粱、玉米的村民們,靠種小雜糧實現戶均增收1900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下人們的思維徹底扭轉了。如今東里村的蔬菜、雜糧都是叫得響的品牌,成了緊俏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自私”的兒子、丈夫和爸爸

                對于東里村人來說,原國虎是個好干部。但他70多歲的老母親梁小香卻說,原國虎太“自私”了!

                老人是在心疼自己的兒媳婦。原國虎在東里村奮斗的6年,妻子黨欣懷孕生二胎,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。“最開始一個星期還能回來一次,后來基本上就不見面了。”黨欣說,家里完全靠不上他,最初也有怨氣、也吵架,但慢慢都習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原國虎有一段時間建豬場焦慮、忙碌,導致腰椎間盤突出,連床也下不了,黨欣挺著大肚子,帶著大女兒,坐著客車去村里照顧他。

                黨欣是個溫柔的女人,把兩個女兒照顧得乖巧懂事。但越是如此,原國虎越覺得虧欠。有一次大女兒吃壞肚子,他自己帶著女兒去輸液。從此以后,為了讓爸爸能一直陪著自己,女兒總喊著要“輸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盡管嘴上說“自私”,但原國虎的母親心里卻無比心疼兒子。知道他工作忙,沒事盡量不給他打電話,有個頭疼腦熱,老兩口瞞著兒子自己去輸液,“但心里總想著他能多回來,可想多見他幾回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承包豬場那年,原國虎有一次回到家,給母親講自己在東里村干的事,說自己沒有錢了。母親當時沒當回事,后來在電視上看到兒子帶著村民建豬場養豬的事,偷偷跑到地里大哭一場,“他干那么多事,多難啊,當時應該給他錢,幫幫他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但看到村子如今欣欣向榮,年輕人都回來了,鄉村振興有了可持續發展的產業,原國虎覺得,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聊不完的“養豬經”,放不下的“豬崽子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,我們東里村1號養豬場已成功出欄了6茬生豬,總收益達85萬余元,村集體經濟年增收4萬元,入股脫貧戶戶均年增收1200元。”馬上要離開了,原國虎還是忍不住跟記者聊他的“養豬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走在東里村的山坡田壟上,滿眼的翠綠讓人看著心里歡喜,兩個養豬場排成幾排,占了不小一塊地,離得老遠就能聞到一股豬糞味?煲吡,原國虎又一次來到養豬場,看看他關心的“豬崽子”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叔,新來的豬崽都打疫苗了沒?”“叔,可不能讓人隨隨便便進豬圈!”在豬圈看到養豬人王平安,原國虎拉著他不住地叮囑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原國虎心中,6年駐村,最驕傲的是東里村產業逐漸興旺,最放不下的也是村里方興未艾的產業。“村里人養豬吃了大苦,好不容易才干到這番光景,產業來之不易,更要守好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光養豬發展勢頭好,從2020年開始,東里村綠色雜糧規模達到160余畝,同時吸納23戶脫貧戶入股合作社。今年以來,東里村的蘆筍基地后續田間管理也陸續開展,確保蘆筍正常生長的同時,穩步提高蘆筍的產量和銷售收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黨員帶頭發展,養殖有借鑒模式,種植有特色品牌,打工足不出戶。村里有了好光景,才能放心離開啊。”原國虎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原書記來,咱怎么可能這么好。”脫貧戶王平安靠養豬3年掙了20多萬,去年給兒子娶了媳婦。

                現任村主任王鵬是個80后,在原國虎的感召下,回村發展蘋果、養豬等產業,帶動村民一起致富。“原書記做下了榜樣,大伙兒的思想有了很大轉變。從能要就要,能等就等,到現在又養豬,又種蔬菜、雜糧,一起向著鄉村振興、向著更好的日子奔!” (記者王菲菲、王勁玉)
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劉玉
              首頁 | 公告公示 | 舉報投訴 | 網站聲明

        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61120190003

             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-1 投稿郵箱:xbjcw@qq.com法律顧問: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/郭毅新 陜西帝意律師事務所

              少妇人妻好深太紧了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htrdn"><listing id="htrdn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trdn"><listing id="htrdn"></listing></address>